第1910章 他是劫

ag8亚游集团官网|注册: 特战狂枭(寂寞的舞者) 作者: 寂寞的舞者 更新时间:2019-10-09 06:50:56 字数:3412 阅读进度:1858/1858

天才本站地址s

不要停

萧晨懵逼,什么意思

是自己听错了

还是怎么着啊

萧晨看着南宫翎,扬起的手,却再也落不下去了。

虽然房间里黑乎乎的,但他还是隐隐能看到,趴在自己腿上的南宫翎,香汗淋漓一张脸蛋儿,红润异常。

紧接着,他想到什么,神色变得古怪起来,她不会是有受虐倾向吧要不然,怎么会这样

难道,自己一顿巴掌,还把她给打高潮了

刚才南宫翎在那么一瞬间,大脑空白一下,喊出了不要停。

等喊完之后,她马上就反应过来,心中羞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怎么能那么喊呢

完了

以后还有什么脸,再在萧晨面前啊

“你你刚才喊什么”

萧晨不能确定,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说我要杀了你”

南宫翎恼羞成怒,怒喝一声,挣扎起来。

“额那什么,南宫大美女,咱俩别动粗,能心平气和聊聊么”

萧晨看着南宫翎,把扬着的手放下了。

这玩意儿也讲究个一鼓作气,不管南宫翎刚才喊得什么,这会儿再打的话,倒是有点下不去手了。

听到萧晨的话,南宫翎差点气死,咱俩到底谁动粗了啊,明明是你一直在打我

“咳,我先把你松开,咱俩好好聊聊这是个误会,真的。”

萧晨对南宫翎说道。

“放开我”

南宫翎冷喝。

“好。”

萧晨点点头,松开了南宫翎,不过却把她的长剑拿了起来,生怕这小妞儿又拿剑跟他拼命。

南宫翎翻身坐起,屁股沾到床上,微皱眉头,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想到刚才萧晨没半点怜香惜玉,就那么狠狠打自己,南宫翎狠狠瞪了他一眼。

萧晨注意到南宫翎的表情,心里一哆嗦,随即讪笑“那什么,你刚才让我不要停呢。”

“你说什么”

南宫翎瞪眼。

“没,没什么,我听错了。”

萧晨忙摇摇头。

“南宫大美女,咱能好好聊聊么我去开灯,你好好看看,这到底是谁的房间,谁的床。”

“不准开灯”

南宫翎看着萧晨的动作,怒声道。

“嗯为什么”

萧晨一愣。

“我说不准就不准,没有为什么”

南宫翎瞪着萧晨,这会儿她脸蛋儿潮红,香汗淋漓的,又怎么能开灯,开灯了,他不就看到了嘛

“好吧,那你看看,这到底是谁的房间,谁的床。”

萧晨也没再去开灯,看着南宫翎,说道。

“就算是你的房间,你的床,那又怎么样”

南宫翎刚才就注意到了,这确实不是自己的房间应该是自己去拿剑的时候,回来走错房间了。

因为他们两个的房间,紧挨着,就是对面,走错了也很正常。

随即,她又想到进房间时,闪过的念头。

当时她还在想,出去的时候,明明没有关门,怎么进来的时候,却把门给关了。

看来,就是进错房间了。

想到自己进错房间,刚才还喊着是自己的房间,南宫翎稍微有点尴尬。

可再想到萧晨轻薄自己,又摸胸又捏屁股的,她就忍不住火大。

“就算我进错房间了,你就能轻薄我”

“额,我真没想着轻薄你我刚才恰好在做梦,所以那什么可能有点梦游行为。”

萧晨也尴尬。

“放屁,你还喊我的名字了你肯定是故意的,少拿做梦说事儿”

南宫翎怒声道。

“不骗你,我真的做梦我发誓”

萧晨有点急了,怎么还不信呢。

“那你为什么叫我的名”

南宫翎说到这,忽然想到什么,瞪大了眼睛。

难道说,他梦到的是自己

他不光在现实世界中占了自己便宜,在梦里还占自己便宜

“咳咳,那什么,你别误会啊,我梦里梦到的,我也不知道是谁。”

萧晨解释了一句。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

南宫翎瞪着唐洛,很是气愤,这家伙竟然做梦梦到自己还在梦里对自己那样

“南宫大美女,今晚就是个误会真的你就看在我不是故意的,做梦才导致成这样的,这事儿就算了呗”

萧晨想了想,不管怎么着,确实让自己占便宜了,语气又放软了。

“什么就这么算了”

南宫翎大怒。

“那要不然怎么办你要是觉得吃亏了我也让你摸我这样吧,随便你摸,来吧。”

萧晨认真道。

“你我要杀了你”

南宫翎更怒,这家伙竟然能说出这么厚颜无耻的话

“你的剑在我这儿”

萧晨扬了扬手中的剑,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啊,把剑先一步拿过来了,要不然,这会儿她肯定又拎着剑冲上来了。

“把剑给我”

南宫翎伸出手,冷冷说道。

“不给。”

萧晨摇摇头,给你剑杀我,谁给谁傻子啊。

“快点给我”

南宫翎从床上下来,声音更冷。

“你不杀我,我就给你。”

萧晨摇头。

“好,我不杀你”

南宫翎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和委屈。

“真的那今晚这事儿呢我刚才说认真的,你要是心里不平衡,可以摸我的”

萧晨迟疑一下,说道。

“滚”

南宫翎刚压下的怒火,差点又爆发了。

萧晨不敢在招惹南宫翎,把长剑递给了她,同时后退几步,做出了防备的姿势,只要她动手,他马上就跑。

“萧晨,刚才这事儿没完,等回国了,我一定找你算账”

南宫翎瞪着萧晨,冷声道。

听到南宫翎的话,萧晨松口气,只要不是现在找麻烦就行。

回国

估计到时候,她早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就算忘不了,他一回国就消失,他还不信了,南宫翎还能找得到他

“还有,今晚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砍掉你的脑袋”

南宫翎说完,就要离开。

她刚一动,就感觉屁股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疼的她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

萧晨隐约注意到,随即想到什么,有点不好意思。

“那什么,我刚才好像用力有点大啊要不,我给你揉揉”

“你说什么”

南宫翎差点又拔剑。

“不不,别误会,我说的是给你按摩一下,祛瘀止痛,我是中医嘛。”

萧晨赶忙道。

“不用”

南宫翎冷喝一声,忍着疼,拿着剑,一瘸一拐出去了。

萧晨看着南宫翎的背影,挠挠头,妈蛋的,睡个觉,怎么还睡出这么大个事情来

幸亏今晚喝得还行,要是再多点,那就真出大事儿了

想到自己要是睡梦中,迷迷糊糊把南宫翎给那啥了等第二天早上,南宫翎会是什么反应

光是想想,萧晨就有点不寒而栗,太特么可怕了。

“还好还好以后睡觉,一定要锁好门。”

萧晨嘟囔着,重新把门锁上,才回到了床上。

他怕南宫翎回去,越想越生气,再回来找他算账,还是锁上门比较保险。

回到床上躺下,想到梦中以及刚才发生的事情,萧晨又有点回味儿。

别说,南宫翎的屁股,手感还真是好啊

“柔软而有弹性应该跟她整天练剑有关系。”

萧晨各种胡思乱想着,很快又睡了过去。

对面房间里,南宫翎却迟迟睡不着了。

想到今晚的亲密接触以及那种从未有过的异样,南宫翎俏脸通红。

她稍微活动一下,疼得她皱眉。

她想了想,起身去了洗手间,把衣服脱掉,站在了镜子前。

她背对着镜子,能清楚感到白白的肌肤上,有一片红红的手印

“该死的家伙,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么”

南宫翎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后运转古武心法,内劲外放,轻轻揉了揉。

如今她是化劲高手,自然可以做到内劲外放哪怕她不是医生,能内劲来舒筋活血,也能起到止疼的作用。

许久后,她才感觉舒服了些。

随即,她目光又落在自己的胸前那个该死的家伙,已经不止一次碰过这个地方了

“师父说的劫真要应在他身上么”

南宫翎想到师父的话,眼神稍微有些复杂。

“所以,师父才让我来那伽找他可是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她自自语一番后,才出了洗手间,重新躺在了床上。

她关上灯,想要睡觉,可翻来覆去的,怎么睡也睡不着。

闭上眼睛,她眼前就出现萧晨的影子,怎么驱散都驱散不开。

“该死的家伙”

南宫翎咬牙切齿,占了她便宜就算了,还影响她睡觉,真是坏透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天亮了。

南宫翎翻身坐起,她一直都没有睡着。

“我不会放过你的”

南宫翎又发了狠,洗漱后,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

她刚出来,就见对面门打开,萧晨也从里面出来了。

两人看到对方,都是一怔。

还是萧晨反应过来,赶忙笑道“早啊,南宫大美女。”

“”

南宫翎没搭理他。

“看你这黑眼圈,昨晚没睡好”

萧晨下意识问了一句,等问完了,他就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