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三十二章觉醒(五)

ag8亚游集团官网|注册: 一夜变大的肚子 作者: 禾木之鱼 更新时间:2015-03-09 22:30:06 字数:4146 阅读进度:31/38

漆黑的夜晚,晚风呼呼的抽搐着,砸在窗户上带来一阵一阵的响声,大概是最近被折腾狠了,即使在如此的情况下床上的人依旧睡的呼呼的,那扯呼的声音之大也可以和窗户不断发出的啪嗒声相媲美了。

大概是见不得他睡的如此舒服,站在他床边的黑影气闷的踢了一下床,那一脚就像是小孩子发脾气似的,看起来没什么力量,但是“轰”的一声,床就那么散架了。

华天在一片尘土飞扬中,艰难的爬将起来,咳咳几声吐出嘴里的灰尘,已经好几天没睡稳觉的华天怒气冲冲的道“尼玛,哪个找死鬼,想要治疗去外面排队去!”

吼完之后,他才有心情撇着嘴看看又是谁这么不长眼的打扰他的睡觉,不知道老子有起床气吗?

“啊!!!鬼啊!!!!”华天惊叫,吓的刚刚站起来的身体又跌落在地上,屁股坐在地上溅起一片灰尘,他闭着眼蹭蹭的往后退,“呜呜,我从来没做过坏事啊,不要找我啊!”

九渊踢踢他,闷闷的道:“是我!”

听到是熟悉的声音,华天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瞅着,很快又闭上眼睛“怎么可能,九渊可以美人,你长那么丑!”

九渊拎起华天“你不是有修复异能,赶紧使出来!”他当然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丑,整张脸都肿成猪头了,那个混蛋都叫他不要打脸了,他还就朝着他脸招呼,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能让自家老婆看到,被嫌弃了怎么办!所以他就来找华天了!

“快点!”九渊像抖筛子一样抖着华天,催促他快点恢复他英俊帅气的脸,他还要回去抱着自家老婆碎觉呢!

华天默默摸泪,他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啊!白天要遭受老大的折磨,夜晚要遭受九渊的折磨,可怜的他还不知道这才是一个开始!

以后的每天晚上,九渊都会顶着一张猪头脸来让华天治疗。

几天后,钱军看着九渊的胳膊,伤口已经开始愈合结疤了,让他松了一口气!

于是,九渊的福利待遇也没了,不能让老婆搓背了,晚上不能抱着老婆裸睡了,不能对老婆亲亲了!九渊也是一肚子委屈啊,每天晚上送上去给人打,好不容易伤口好了,老婆却跟他玩疏远了!

又过了几天,顶着一张怨妇脸的九渊的受伤的胳膊终于彻底的好了,皮肤依旧光滑细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但是,他也彻底的被钱军踢下床了,钱军明令禁止“以后自己睡,不准再爬我的床!”

九渊垂下头,他能感觉最近钱军是真的在疏远他,现在几乎看不到他的身影,虽说他刚刚爆发异能,就被接去做各种测试,各种训练了,但是就算晚上也开始夜不归宿了,要不是就是很晚才回来了,这是有了奸夫了吗?于是怀揣着寻找奸夫的想法,九渊开始了偷偷的跟踪钱军的旅程,因为不熟悉这里的地理位置,他就将华天拉着一起了!

华天笑笑“怎么可能,异能基地里的人除了一些教练就是一些糙汉子,基本上大家都是呆在外面的居多,这里只是有任务的才会回来罢了!恩,我想想,最近回来的几个没有啥好货啊!”

但是凭着一股八卦的热血,他还是带九渊到钱军最近在训练的地方去了。

这个异能训练场是室内的,一间一间房子的,从外面看很小。但是里面的空间特别大,毕竟异能者的破坏力都是十分强悍的,一般的地方根本架不住他们的毁坏,不过这些都只是为新人准备的,更高级的训练场是不在这里的。

华天对着墙上的智能系统“输入8809在哪里?”

屏幕显示:105室

华天惊讶了一下,竟然是这么靠前的房间,以钱军的身份好像应该在更靠后的房间才对,难道真的有奸夫?

话说105室的拥有者是谁呢?

只是越靠近105,华天就越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当他看到里面的人的时候,这种不祥的预感已经化为实质了!

“老.、、、、、大?”华天立马后退转身,跑起

看到银和钱军在一起,九渊的脸彻底阴沉下来,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还在认真对着眼前的木头释放火焰的钱军,转过身就看到九渊离开的身影,他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然后对着银说道“谢谢前辈,今天就到这了吧!我先回去了!”

银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等钱军离开了,银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天空,慢慢的低喃了一句“暴风雨就要来了啊!”

钱军回到屋子的时候,打开灯就看到九渊坐在黑暗中一眼不发的样子,碧绿色的眼睛特别深沉的看着开门进来的钱军,哼了一声“舍得回来了?”

钱军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叹了口气,忧郁的看着房顶的吊灯,这个吊灯也实在是太白了吧!照的人眼睛发花啊!回头有机会换一个。

他也不想想任谁这么直直的盯着灯光看,都是会头晕目眩的。

“啊!你干什么!下去!”猛然被扑倒地上,钱军惊叫一声,然后推着九渊让他赶紧从自己身上下去。

“不要!”一向比较听话的九渊压根不理钱军,就这么紧紧的抱着他,仿佛怕被人抢走一样,闷闷的声音从钱军的头顶传来“我爱你!”

钱军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你只是接触的人少了,才会有这样的错觉,这个世界比我要好的人太多了,你这么优秀总有一天会遇到匹配你的人的,我脾气差,又没情趣,还总是害你受伤,一点都不适合你!而且。。。。。。”钱军没说出口的话是自己身上已经有一个情债了

本以为九渊只是小孩子心性的喜欢,但是如果真是小孩子心性的喜欢,他又会失望吧!他对九渊的确是有感情的,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产生的,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时对方专注的眼神,也许是他矢志不渝的缠在他的身边,填补了他内心的一点点寂寞,也许。。。。。

具体是什么时候,他已经忘了,但是等他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对他产生了感情,他一面欣喜着九渊的喜欢,一边又害怕对方是小孩子心性,根本不懂的爱究竟是什么,现在只是和他接触的比较多吧了!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好的。

而且他已经有一个麻烦的兄长了,不想再招惹一个,趁着现在感情不是很深的时候,斩断是最好的选择,他不想给九渊留下更深的伤痕。

下定决心,他这段时间就渐渐开始和九渊疏远关系了,睡觉也是尽量睡在训练室的,冷也没关系,顺便可以锻炼他的火系异能,难得拥有了力量,他自然是希望自己越来越强的。

“不是!”九渊愤怒的反驳“我就是爱你,想要和你交`配,老婆,我们交`配吧!”前一刻还是满脸怒火的人,在提到交`配之后,就满脸羞涩兴奋难耐了。

“滚,我没有交`配的兴趣”伤感的气氛完全飞走了,钱军踢踢九渊,让他让开。

但是此时九渊已经把钱军的动作当做是情趣了,他睁着一双闪亮的眼睛,下`身的欲`望已经开始抬头了,他不停的在钱军的身上蹭着,嘴堵住钱军的嘴,深情的吻着,用他从电视里碟片里学来的技术,要用舌头勾缠啥的,但是不得不说看碟片跟实际操作还是不一样的,演变的最后,九渊的舌头就在钱军的嘴里横冲直撞,贪婪的吸`允着钱军口里的津`液,目光里闪烁着仿佛要将钱军咬碎了吞吃入腹的慑人光芒。

被人堵住嘴这样不顾一切的深吻着,连呼吸都有点困难,而九渊连一丝想要放开的迹象也没有,很快,钱军就觉得自己的大脑有点缺氧,头开始变得昏沉沉的,身体不由的也开始发软。

九渊虽然不是什么淫`乱的蛇类,但是蛇类的欲`望本就旺盛,甚至当九渊动`情的时候,身体会自动散发出一股类似春`药的香味,随着他动`情越深这种味道也越发浓郁,平时就算九渊的欲`望抬起来,味道只是淡淡的,催情的效果不是很厉害,但是这次他是迫不及待要和钱军交`配,身上的味道自然是十分浓郁了!

当九渊松开钱军的嘴的时候,普一接触到新鲜空去的钱军自然是喘息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自然也吸进了空气中的浓郁香气,钱军耸耸鼻子

什么啊!这么甜腻的香味!

此时在漆黑的深夜里,银望着手上的玉镯默默地出神,脑海里想起自己的好友曾经说过的话:一个还是很多个,你自己选择。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也只有这一次,我可以忍你!但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如果不是因为必须,我又怎么舍得让出你呢!

这种香味的扩散是十分之快的,不一会儿钱军的身体就开始发热,手脚发软,下`身的欲·望也慢慢抬起头来,九渊莹润如白玉的手碰过的地方也引起他身体的一阵阵震颤。

"呜……啊……"意识到自己口中发出的,他赶紧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这样丢脸的声音,尼玛,刚刚那个像是A..片小受嘴里发出的声音绝对不是自己发出的,他钱爷就算是那也是汉子的。

九渊摸着手下细瘦的身体,骨骼分明,肌肤倒是如牛奶般润滑,他看着钱军那张渐渐被□所侵染的脸庞,慢慢低下头在他的身体上刻下一道又一道吻痕,肉·红色的舌头在他的胸膛上舔·舐着,留下一道道水痕,亲吻渐渐的移到他粉红肉·粒的旁边,九渊张开嘴露出有些尖尖的虎牙,咬住他左边胸膛上的红·粒,细细摩擦着,刺探着,吸允着,拉扯着。

"啊…九渊…不要…碰那里…啊……"虽然理智告诉他应该阻止九渊,但是身体上感受的欢·愉只想让九渊更加用力点,去感受更加粗暴的对待,钱军微张开嘴,不停的喘气,手捏紧床单,想要给自己一些力量去阻止九渊,但是身体又沉浸在九渊的碰触中,想要更多。

在他没有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将右边的胸膛也凑到九渊的嘴边,想要他给予同等的待遇,不要厚此薄彼。

甚至手也不由自主的伸到下面握住自己的欲·望,才一碰触到下`身的欲·望,炙热的温度仿佛都能贯穿他的双手似的

"啊…"下`身一直肿胀的欲·望被自己的双手握住,钱军不由的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

看着钱军脸上被欲·望所驱使的表情,嘴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声的喘息,鼻翼悄悄的耸动着,眼睛变得水润,九渊的小腹不由一热,早已抬头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大。

想着上次看到视频说要做好前戏,他忍着欲·望抬起钱军的大腿,将他的两条腿弯成M型,露出下面的诱人风景,粉色的后·穴紧闭着等待着人来开垦。

感受到自己十分隐·私的地方被人用炙热的眼光盯视着,钱军感到一丝丝的羞耻感,他拉扯着自己的双腿,想要合拢被分开的双腿,但是头昏沉沉的,身体也因为魅香的原因变得发软,没什么力气,自然比不过九渊有力的双手。

感受到自己十分隐·私的地方被人用炙热的眼光盯视着,钱军感到一丝丝的羞耻感,他拉扯着自己的双·腿,想要合拢被分开的双·腿,但是头昏沉沉的,身体也因为魅香的原因变得发软,没什么力气,自然比不过九渊有力的双手。

九渊将一只手指伸进嘴里用自己的唾·液润湿,然后伸进紧闭着的后·穴。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13062843的留言,

今天生病了,好难受,都睡的浑身发软了